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专访UberCEO滴滴无法阻止我们微信也

2019年03月07日 栏目:历史

专访Uber CEO:滴滴无法阻止我们,也不能作者:宋玮 缪定纯 来源:凤凰科技、财经Uber CEO Travis Kalanic

专访Uber CEO:滴滴无法阻止我们,也不能

作者:宋玮 缪定纯 来源:凤凰科技、财经

Uber CEO Travis Kalanick

在美国以「战争狂热者」而闻名的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在谈论起他在中国的对手滴滴时眉头紧锁。滴滴的存在让我每晚少睡两小时,思考如何同它竞争的问题。他说。

他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他的竞争对手在去年融了30亿美元之后,在中国开始了疯狂的业务扩张和舆论攻势;他们还通过投资Uber在美的对手Lyft,将补贴战拉到了北美,令Uber腹背受敌;1个月前,滴滴的投资方腾讯又在里关闭了Uber的大量服务账号。

在媒体上,滴滴的CEO程维则被塑造成了一个在邪恶势力下奋起的反抗者形象。去年底,程维告诉一名,2015年7月Kalanick曾主动找上门说要么接受Uber占股40%的投资,要么被Uber打败。程维告诉,他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直接开战。

这完全不是事实。 Kalanick说。

我们要学会遵循中国的游戏规则。Kalanick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表示,除了更加频繁地公开露面之外,他们还在向滴滴学习补贴,向百度学习政府公关,向阿里学习组织的效率,向腾讯学习创新企业文化,他们试图比本土公司更凶悍、更接底气。这或许可以解释,多数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都栽了跟头,而为何Uber是个例外。

Kalanick称,目前Uber的估值已经超过了620亿美元,是全球估值的初创公司。而Uber中国的估值则为70亿美元。一年前,Uber在中国是零,而滴滴占据了99%的份额,而现在,Uber占据了中国35%的专车市场份额。(而根据程维近一次的公开说法,这个数字是16%)。

Kalanick在去年10月接受美国科技博客《Recode》的采访时表示,我们确实花(补贴)了一年十多亿美元以上。他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,但我们感觉好极了。

以下是专访的部分内容

我们不能一直补贴下去,终需要盈利

通过在中国竞争我们学会了中国的做事方式,即大量投资(补贴)以服务市场。来中国之前我并不知道补贴为何物,我们在美国是盈利的,我们更擅长打造盈利的可持续的城市市场,所以当我们进入中国,我们需要向滴滴学习如何提供补贴。

我们目前在中国已经补贴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。当优步的订单规模越来越大,补贴就很难持续。如果每一单的补贴是4美金,100万订单的时候没问题,10亿订单的时候就很难。我们不能一直补贴下去,终需要盈利。我们已经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实现了盈利,在中国我们很接近了。

让市场回到正常状态有两种途径。一是投资市场必须变得冷静,只要有更多的钱投进市场,就会不断看到大量的补贴进入。二是你要做得足够大。所以我希望热情的投资者能够冷静下来,优步擅长通过运营来持续盈利,这是优步胜出的机会。

去年我们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份额只有1%,现在已经超过30%

这一切只是开头。

没有哪个市场可以出现「赢者通吃」,而是赢者能占多少的问题。互联市场的通常占有%份额,滴滴目前就是这个份额,但一年前滴滴(含快的)占99%,未来份额如何变化得走着瞧。

优步的技术和服务对城市来说有很大价值。我们是为城市而生,我们把技术开发出来,把需求和供应有效匹配,提高效率,这是Uber的本质。

业务取舍

滴滴扩展了很多关联业务,但我们并没有计划成为第二个亚马逊。我们所做的只是五分钟之内提供一辆车。当然,五分钟之内也能同时提供很多别的东西,但你要知道,有些东西人们并不想五分钟内就拿到。

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补充说:保持Uber简单风格和推出更多新产品的关系在保证核心技术和人的基础上,做好一件事,再做另一件。

Uber中国并不需要站队

在中国,起步的时候有一个老大哥在后面确实是很有帮助,这也是我们找到百度的原因之一。但总有一天我们的生意会做大,我们都会相对独立,当你每年账面收入达到数百亿美元,我们会超越这些老大哥。

的做法并没有对我们构成障碍

和无法顺畅合作,令我非常难过,每个星期我们有大概50万100万的新增账户无法使用支付。

专访UberCEO滴滴无法阻止我们微信也

我们很愿意对保持开放态度,虽然我在几次和马化腾的公开见面中他表现得非常友好。但目前来说,腾讯并不愿意向我们开放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们的做法也并没有对我们的发展构成障碍。

之前我们使用支付宝也非常不便利,但我们可以和百度钱包合作。而现在我们正在加强和阿里巴巴的沟通。在中国,不是只有腾讯和阿里两边可以选择,它有很多「边」。

一周总有那么两三次我会需要因为情绪激动而对别人道歉

我们5年以前起步,当时只有6个人,现在有6000人,管理上的挑战很大。我不会像有些企业家那样通过例会传递指令,我的工作就是解决下属解决不了的问题,越难的问题越兴奋,就像数学教授遇到高难方程。

通常一周总有那么几次我会因为某个事情变得激动,甚至大吼,如果事情不顺利,会非常沮丧,一周有那么两三次我会需要因为情绪激动而对别人道歉。随着你成为一家更大的公司的CEO,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刻必须越少越好,否则会影响大家的创造力。

我们让城市团队有权去打造优步在那个城市的发展轨迹。所以我们在中国的的业务是中国人在管理,我们用的年轻人,他们在自己的城市里建立起一个管理系统,我们赋予他们决定权。在很多方面,优步全球就像是投资者,帮助地方团队打造自己的业务。

我从来不认为我们的生存面临风险

我们在中国投的很多资金都来自其他市场的盈利。每个企业都有风险,关键在于你的成长速度,能否找到足够多的司机来满足城市的需求,能否找到合适的价格点。很多风险都牵涉到我们发展的速度,在哪里发展,如何发展,多高的盈利。这些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。我不认为我们的生存面临风险,不存在我们能不能继续在中国市场呆下去的问题。

在中国IPO

我们估值超过625亿,优步中国大概70亿美元。单独上市是顺理成章的,因为它完全是一家中国公司。

柳甄补充:在Uber中国,有足够的股份不光给中国投资者,还留给中国员工。足够的激励去激发从股东到个人的商业协同和利益共赢。

中国政府希望看到的是「顺利过渡」

我进入一个城市就会跟这个城市的市长说,我能给你创造2万个就业机会,能够减少拥堵和污染,你为什么还要抵抗优步?世界上几乎所有地方终都会接受这种创新,在中国也会一样。

我接触的中国政府官员,从地方到中央,都接受创新欢迎创新。我感觉中国是全世界拥抱创新的地方。

我们在中国有八个中心来管理服务,每天都要和交通监管部门打交道,我们和他们合作,让他们对我们的运营放心,我们听取他们的建立,尽力保障安全,让他们信任我们能提供安全的服务。我们的目的是要和政府合作,从而让我们能做下去。

关于即将出台的专车立法,我向立法者说的是他们要让上约车这种共享经济模式持续下去,并保证公平竞争。

在李彦宏、马云和马化腾三人之间我会选择和马云谈一谈

腾讯的人很有企业家精神,他们有非常有创意的企业文化,对于创造出这种企业文化的公司CEO,你会感到钦佩,同时,马化腾给我感觉他是一个「理智」人。而阿里巴巴则会非常有效率,他们创造流程让事情更有效率,他们在中国有所谓的地面部队确保产品和服务及时高效地送达。而百度则是主攻信息市场,很善于搜集信息,并且开发了很多技术。同时,百度非常擅长政府公关,不管是处理政府关系还是和其他企业合作,百度在很多方面为我们提供了帮助,这也是和百度这样的公司合作的意义。

在专访的,《财经》问如果他有机会和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中的一个人待一整天,他会选择和谁在一起?TK说,因为百度是Uber的合作伙伴,我经常有机会和李彦宏一起交流,所以不会向他要求更多时间。而在马云和马化腾之间如果一定让我选一个,我会选马云。他笑得很灿烂,让我想和他一起打牌或者喝一杯,当然我也非常想听他的故事,从他的成功里面学到一些东西。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