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工资涨三成珠三角民工荒仍严重工资还要

2018-11-06 09:44:14

工资涨三成珠三角民工荒仍严重 工资还要涨行情资讯

资料图民工荒调查 珠三角中小企业生存状况调查之二 民工荒突显产业转移低水平重复 内地与沿海形成“抢人”大战 企业调查: 为抢工 企业竞相提高薪水 普工难招 深圳市乐运通进出口有限公司陆兴干表示,现在普工每月底薪1400~1500元,加上加班,每名工人月工资能拿到接近3000元。 广州市毅峰汽配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明国表示,从今年春节到现在,工人的工资已经上涨超过30%。东莞一位工厂老板说,今年初用高底薪招聘了数百人,但每月亏损严重,于是开大会号召员工在工资上作出一点让步,现实的员工们一夜间走掉80%。 企业抱怨普工难找 现在的用工荒已成常态。据了解,整个珠三角地区目前用工缺口在200万以上,普工难招。 陆兴干认为,普工难招,一是因为沿海地区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已失去吸引力。另一方面,中西部地区地区正在重走沿海地区的低价、优惠的老路。现时普工年龄以90后居多,流动性也很频繁。 不同声音: 部分工厂倒闭 招工难暂缓解 作为玩具出口的东莞嘉虹公司需要大量女工,该公司总经理钟建荣告诉本报,4、5月份还很难找到女工,但这两个月就容易招了,估计是周边一些服装厂由于各种原因关门了。 毅峰汽配总经理陈明国也告诉,春节过后即使涨工资也很难找到工人,因为即使自己的公司工资上涨了30%,但不少工人觉得其他工厂的工资可能更高,因此都在挑来挑去。“春节后两个多月,公司招工都要去人才市场,而且还很难要到人,现在只要在工厂门口贴一张纸就能找到工人了”,陈明国这样告诉,“而且每天在工厂门外都有不少人来求职,以前一天都没有几个人的。” 用工市场:1:1.27 创下近年来新高 珠三角地区普遍的招聘到岗率只有70%~80%。 而广州市的统计数据显示,人力资源市场上,求人倍率1:1.27已创下了今年新高,也是近年来同期高位。 制造业到岗率仅60% 和全国几千家企业打交道、手下有十几万派遣员工的易才集团总裁李浩告诉,据他们走访企业了解的情况来看,现在几乎每个企业都缺人,平均的企业招聘到岗率仅有70%~80%。缺的是制造业,有严重的企业缺工可以达到60%,一般的快销品企业大约20%~30%,还有一些企业的工人缺口在10%左右。 “以前是企业挑人,现在是人挑企业。”李浩表示,随着生活成本的提高,在一些大城市,月薪2000~3000元的工作很难让一个大学生、大专生养活自己。 求人倍率近年 进场人员下降三成 “怎么今年人这么少?”日前来到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,一进场就纳闷。这一场政府特别为失业人员组织的招聘会上,应聘人员却是寥寥,感觉是失业的人并不多。即便是有找工作的人,也给人感觉是骑驴找马,不是那么着急的。有工作人员向反映,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 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主任张宝颖告诉,和往年不一样,今年进入市场找工作的人大约下降了近三成,各类求职的人明显减少。“我们刚刚统计的数据显示,现在的求人倍率是1:1.27。”也就是说,一个求职者可选择的岗位是1.27个。另一个突出的现象是,女性求职者明显减少,进场找工作的男女比例达到7:3,意味着受企业欢迎的女性求职者更是少。 1:1.27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概念?张宝颖解释,去年年末的时候求人倍率是1:1.36,去年年初的时候是1:1.14,今年年中1:1.27已经创下了春节之后的新高,也是在近几年来年中较少出现的状况。因为对下半年来说,求人倍率还会往上走。 “对企业来说,招人是比较难的。整体上来说,虽然说不是很严峻,但是和往年相比,今年感觉还是有些问题的,作为我,有点担心。”张宝颖表示。 症结:沿海与内地形成“抢人”大战 中国无论沿海还是内地,都在走低端制造业之路,因此大抢民工。特别是沿海地区的电子、鞋类等工厂还在大规模招聘普工。 上调工资标准并非只有沿海地区,今年,内地许多城市积极采取加薪等措施留住本地工人,形成“抢人”大战。武汉的企业年初纷纷调高基本工资。据武汉市劳动就业管理局数据,今年普工、服务员月薪900~1500元,技术、管理岗位2000~2500元,较去年已上涨一两成。 陆兴干认为,目前沿海地区比内地工资优势仅200至500元,但算上沿海地区的高生活成本,其工资优势已不明显。一些传统的农民工输出大县,往年每年有10万人在外打工,如今,当地劳动部门频频召开劳务供需洽谈会,打算把工人留在家门口。 专家视点 工资标准还要涨 广东劳动学会副会长、广东省政府省长决策顾问专家谌新民表示,全国总体上就业形势不容乐观,但局部地区出现了持续性缺工,其代表就是珠三角地区。而主要的原因的本地劳动力供给不足,而随着内地城市化、工业化进程的加快,外地进入广东的劳动力相对减少,所以实际上缺的是“外来工”。 谌新民分析,这种缺工状态中,更为严重的是结构性的:一是餐饮业、服务业、加工制造业等缺工尤为严重,缺的主要是普工;二是现代服务业、高端制造业,缺的是高技能人才。这种“二元短缺”现象正是广东目前二元的产业结构所造成的。 他认为,政府直接、有效的办法就是提高工资标准。提高工资后企业还是缺工的话,只能转移。

主动防护网
冷库
办案区防撞软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